GACKT JOB的美麗吉他手Chachamaru生日快樂~~~

茶姐、51才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50歲大壽去年已經過過了今年我就不多說了XD(喂)

一句話,陪伴著S魔王神威樂斗辛苦你了,

今後也請繼續陪伴著心智年齡低的要命的GA哦www

 

 

另外恭喜一下茶姐榮獲「遭到最多人錯認性別」以及「我的愛人裡年紀最大」獎(去死XD)

 

 

眩暈是鬼束千尋的眩暈。

 

打文途中一直在考慮要打chachamaru還是茶茶丸

最後我還是屈服在中文輸入的方便性之下了Orz

而且感覺比較平易近人(ㄕ比)

 

話說我原以為文可以很快寫完的,因為我梗都想好了

結果沒想到寫了滿久的....

寫文中最大的阻礙叫做──「沒有畫面感」

怎麼回事啊啊啊啊~~~(慌奔)

 

為什麼茶姐跟GA的畫面這麼難想像明明真的做出來就很有愛(!)

GAXYOU真的很有畫面感...(汗)

不過YOU醬對不起我更愛茶姐一點(爆)

有大根跟彥根陪你應該就夠了吧XDDD

 

我只能說,時序什麼的不合理請原諒我根本沒時間follow

有後續,只是很跳痛而且兒童不宜。

會鎖起來因為我不想被告妨礙風化Orz

有興趣在這篇留言就可以得到偷窺兩位私人時間的通行證(最好

 

我只能說,憑著愛,我竟然打出了這麼奇怪的東西。

  

 

 

最後的最後,在考完基測以前都別想再叫我動筆Orz

 

 

-----------------------------------------------------------------------------------------------------------

 

【GACKTXChachamaru】眩暈

  

  

 

GACKTXChachamaru

 

 

三月三日,女兒節。

同時也是GACKT JOB的主音吉他手,Chachamaru偉大的生日。

 

小時候的茶茶丸並不喜歡他的生日,原因很簡單,因為三月三日是屬於女孩的節日。

 

縱使留著一頭秀麗的長髮、行為舉止更是優雅的不在話下,被誤認為女性早就已經更早已是家常便飯,茶茶丸始終無法理解那些把他誤認為女性的人眼睛到底有沒有發育好,難道沒看到他的胸前一片平坦了然嗎!!

 

在剛加入JOB的時候他們的知名度並不像現在連走在路上都隨時會有被瘋狂粉絲綁架的危險,那時候會來看他們的演出大多都只是看上GACKT主唱的光環,他們這些樂手只不過是那些觀眾的抵擋不住GACKT激烈的表演方式時的緩衝劑罷了。

 

就算如此,這個世界千奇百怪什麼樣的人都有,當第一次GACKT以個人名義開了第一場LIVE結束後的慶功宴有人假借著音樂交流之名對他上下其手的時候,他當場就想掄起才剛被他高超精湛又華麗的技術操過的吉他往他頭上砸。

 

然而這並不足以構成他茶茶丸對他人施以暴力的理由,因為他藤村幸宏是個優雅的人。

 

但那人最該死並不是那變態式的撫摸行為,而是當他的撫上他的腰上上下下的來回摸個夠還不停手反而變本加厲的來到胸前卻發現那異樣的平坦和滑順感的時候的那一臉震驚,和接下來──繼續進行著、足以稱之為變態的、絕對會被告性騷擾的、徹徹底底的撫摸行為。

 

當然那人的下場就是被他家親愛的魔王拖出去場外好好的進行一番真正的音樂交流,當然方式和結果可能有一點不同甚至可以說是異於常人啦。

 

 

 

 

 

無意識的想起十幾年前的往事讓茶茶丸不禁輕笑了出來,啊啊,人老了果然就是會開始不自覺的做人生跑馬燈啊。

 

他今天被允許放了一天假,理由是今天是他的生日。

不過就在當他說著不用啦反正我在家也沒事好做不如待在這裡工作時卻被他家魔王以「你太累了」為由硬是趕了回家,害他現在除了發呆以外找不到任何事可以做。

 

難道那位比他小了不只十歲的魔王大人就不了解人年紀大了就會不想要過生日這個道理嗎?

 

 

手在電視播放器旁的那疊CD翻找了一下,CD被收進機器裡後液晶螢幕的電視開始播放出了影像,放的是EVER

                

 

就算是已經待在他身邊十幾年已經對他那張臉早就有免疫功能的茶茶丸,依然忍不住的讚嘆。

然後像是感到驕傲似的,覺得自己一直待在JOB裡真是太好了。

 

GACKT JOB根本說不上是一個樂團,對以個人名義活動的GACKT他們來說,他們充其量不過也就是只是他的支援樂手罷了。

 

GACKT卻賦予了他們名字,叫做GACKT JOB

 

於是那就變成了完全不同的意義,他們不再只是一群替他演奏的樂手,而是以「Family」的形式存在著。

第一次在控上GACKT說出這個單辭的時候YOU忍不住的哭了,縱使沒有恣意的落下淚水,中間隔著GACKT茶茶丸仍然能看到YOU的熱淚盈眶。

 

自己的心中也泛起了一股暖流。

 

 

 

手機鈴聲突然地響起打斷了茶茶丸的思緒。

 

「茶茶,穿好你的和服在家等我我一個小時候到,說不就殺了你。」自顧自講完想講的話就自顧自的切斷通話這種說話風格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那位偉大的魔王大人又想幹嘛?

 

雖然嘴上抱怨著說要讓他放假卻又命令著他的GACKT卻又乖乖的東翻西找翻開曾被GACKT說過很奇怪的粉紅色夾克和滿櫃子的豹紋,最後終於在衣櫃最深處找到折的相當平整的、不知道多久沒有被主人使用過的和服邊穿嘴巴還邊嫌著麻煩一層一層穿上,讓茶茶丸不禁汗顏的想他是不是生活在GACKT強大的氣場下太久導致他整個人都變M了。

 

他甚至還畫了妝,仔細地吹了頭髮。

 

 

 

 

茶茶丸傻眼的看著眼前的風景和那位顯眼到不行的,他家的魔王大人神威樂斗。

 

先不提他自己身上那套在和服展的官網訂做的名為「薔薇埋」的鮮紅色綴有玫瑰花紋的和服搭配上他那張臉和那頭頭髮有多顯眼,眼前這位叫GACKT的人才真的讓他傻眼。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GACKT穿著明明就是今年才開始陸續參展的和服在隅田川這種人潮湧擠人來人往地方大搖大擺的走上走下,還原汁原味的帶了個黑色眼罩。

 

慶幸的是他沒有閒到自己跑去編髮,否則茶茶丸覺得他那絕世俊美的臉上現在立刻、一定、馬上會多出一個拳印。

 

眼前的人卻只是衝著他神秘的笑什麼也不多就轉頭說自顧自的往前走,茶茶丸只好妥協著跟著前面那個身高180卻有故意放慢速度的人的腳步走。

 

33日的隅田川擁擠的要命。          

 

女兒節這天的隅田川堤岸聚集著來自日本各地的群眾,人人手裡都拿著這種款式各不相同的偶人娃娃準備流放,茶茶丸同時也發現他的身邊越來越多像是附近幼稚園的小朋友了。

 

跟在一言不發的GACKT後面的茶茶丸開始想著這傢伙該不會是也想要參一咖跟著那些人把娃娃放水流吧?

 

「你想要哪一個?」開金口後的第一句話就讓茶茶丸覺得他的年紀真的大了。

 

茶茶丸看著眼前攤販偶台上擺著的各種偶人娃娃,也沒多看幾眼就負氣似的指了指正中間偏左邊的──「公主」。

 

然後眼前這男人還真的毫不手軟闊氣的直接買下。

 

 

 

接近日落時分涼涼的風吹在臉上,茶茶丸偷偷的瞥了旁邊那個男人一眼。

他臉上多了一個剛剛延著河堤逛著攤販的時候茶茶丸以「你太顯眼了」為由買下而硬逼著他戴上的狐狸面具,原本的黑色眼罩不明所以的跑到茶茶丸的臉上去了。

 

茶茶丸伸手摸了摸皮革製質感非常好的眼罩,在心中默默的幫自己擦汗。

 

 

 

橘紅色夕陽隱隱沒入海平面的那一刻,GACKT毫無預警的傾身吻了茶茶丸。

 

分別來自兩個人的柔軟雙唇相貼的觸感讓茶茶丸不禁伸出手攀住了GACKT手臂和服的袖子,停留過久而沒有動作的輕輕相貼也讓茶茶丸似乎是有點心急的扯了扯他的衣袖。

 

太過主動的下場就是連呼吸都幾乎被奪去的法式深吻。

 

GACKT的一手臂支撐著茶茶丸的重量撐在河堤邊的草地上,伸出另一隻手撫上茶茶丸的後腦,讓兩人接吻的角度能夠更加契合。

 

雙唇擄獲似的蓋住整個口腔,靈巧的舌頭先是把敏感上唇舔吻一遍,在他張開嘴想換氣的時候趁機滑入,仔細地舔吮著,雙唇不停的變幻交合的角度,茶茶丸的手情不自禁的開始搓揉著GACKT的髮。

 

「呼………」在換氣的空隙間喘息著換取氧氣,被吻的頭暈目眩的茶茶丸根本沒力氣作多餘的思考

 

「吶,你知道為什麼要穿這套和服嗎?」噴在肩頸交接處的熱氣讓茶茶丸縮了縮脖子。

 

指的是GACKT身上那套華麗的「薔薇血」。

 

                          

 

 

「因為,名為你的艷麗玫瑰,是屬於我的啊。」

 

 

 

 

 

兩朵薔薇,在晚暮中無聲交纏、盛放。

創作者介紹

野に咲く花のように。

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